秘境 | 南长河:秋水时至,趁立冬前乘舟赏帝都之美

《庄子·外篇》有言,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此时的北京,正是泛舟赏景的好时节。沿着皇家御道水路南长河,赏帝都水光之美


《庄子·外篇》有言,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此时的北京,正是泛舟赏景的好时节。沿着皇家御道水路南长河,赏帝都水光之美。文/晓晔 图/赵金冬 



玉河、高梁河,都是皇家的河 


顺着北京展览馆东侧路往北,走过蓝天下高耸的俄式风格建筑,就是展览馆的后湖。湖岸是南长河上的一个河汊,岛的北面就是长河。岸对面有座拱桥,一汪湖水将桥的倒影与秋天的白云相连,只待皇家码头上的船划破这片宁静。



高梁河源起现在紫竹院公园,

游人需在位于紫竹院公园西北门附近的码头换船继续西行 。


从这里坐船的人旺季可以排到展览馆门前,从早10点到下午4点,河上的船只川流不息。游船自这里出发,一路途经北京游乐园、北京海洋馆、真觉寺、五塔寺、白石桥、国家图书馆、紫竹院公园,沿“长河”航行,经过紫御湾码头、广源闸、万寿寺、麦钟桥、长河闸、长河湾码头、长河桥等多个著名景点,最终到达目的地皇家园林颐和园内的“铜牛”码头。


而这段却只是长河的一小部分。长河全长30多里,原是历代京城的引水河道,它从西山山麓通过昆明湖,至海淀麦庄桥,折向东南,穿过紫竹院公园和北京动物园,遇西直门注入北护城河,再东流至德胜门入“水关”,进积水潭。




虽然是漕运河,可这条河的历史却能追溯到北魏时期。原始高梁河的上源,《水经注》记为“源出蓟城西北平地泉”,也就是今天紫竹院湖附近。金代人挖通了西北海淀地区的台地,引玉泉水注入紫竹院湖一带,扩大了高梁河的上源。元代建都北京以后,郭守敬开浚通惠河时,引白浮泉入瓮山泊,使高梁河水上溯至白浮泉,而其下游引入积水潭,转而入通惠河。元末明初,白浮泉日益干涸,只有西山的水作为水源。清朝乾隆年整理高梁河水系时,又将香山诸水引入高梁河上源,并疏浚了玉泉山到昆明湖一段,也就是现在的北长河一段,使其成为皇家游览西郊的御用水道。


郭守敬


自辽以前,这条源起现在紫竹院公园,注入现在积水潭一带的河流,都称作高梁河。金代挖通海淀台地,南开河道将西山诸水注入,此河名为“皂河”,也叫高梁河,名字一直是比较统一的。元代郭守敬引白浮渠入瓮山泊,使之于高梁河沟通,于是有了“通惠河”的名字。到了明代,高梁河的名字已经成为故名,而“玉河”指的便是这条水道。到了清代,不但出现了“长河”一词,而且“玉河”的范围也扩大了。《日下旧闻考》中也有“高梁河为玉河下游,玉泉诸水注焉,‘高梁’,其旧名也。自高梁桥以上,亦谓之长河。”



紫竹院公园


这条河虽然是自然河,却历经了金、元、明、清四个朝代的引水治理,终将西山的水源与永定河水系相连。不仅解决了皇城内的用水需求,也起到防洪排涝的作用,成为皇家重要的一条河道。沿岸寺庙兴起、景色旖旎,短短50分钟的航程就能领略皇城的盛景。



一道闸沿用几百年

龙王庙在侧保平安


长河从紫竹院西北门出来,有一个小弯道。河的南岸是因违建而闻名的人济山庄,北岸则是以地域命名的中海紫金苑小区。到底是以什么命名的呢?小区的西南角,有一个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广源闸及龙王庙。而这间现已隐藏在杂草间的龙王庙门前的匾额,正是“紫金观”三个大字。虽然大门紧锁,但查阅史料就可得知,这间道馆里面供奉着的是龙王爷塑像。



紫御湾古码头边上的紫金观曾是御河香火最旺盛的地方。


自古以来,紫金观是南长河龙王观。道观建于紫御湾古码头畔,因龙王爷手下留情,紫御湾古码头从未遭水淹过。别看面阔只有一间,这里却曾是御河香火最旺盛的地方。过去每年农历腊月二十三,周边民众云集龙王庙祭祀龙王爷和灶王爷,让他们“上天言好事”,以保佑来年风调雨顺。在这里设龙王庙是有讲究的,因为紫金观不出5米处,就是大名鼎鼎的长河第一闸“广源闸”。


广源闸始建于元至元二十六年,也就是公元1289年,比郭守敬开凿白浮泉工程还要早三年。闸平面呈西北至东南走向,闸口宽约13米,长约 6米,结构分为闸基、闸门、闸墙三个部分。两端闸墙的东西两侧的燕翅上各嵌有汉白玉石雕镇水兽一只,总共四只。曾经的闸面已经被水泥桥替代,但闸体却沿用至今。


广源闸闸墙的东西两侧,燕翅上各嵌有汉白玉石雕镇水兽一只,

曾经的闸面已经被水泥桥替代,但闸体却沿用至今。


为什么要在这里设立水闸?原来北京城地势西高东低,存在数米的落差,要靠广源闸来调节长河水位。广源闸打开时,闸西水深不盈尺,无法行舟。而广源闸落闸后,上游水位提高,就可以通航了。据《水部备考》记载,元“英庙、文宗两朝御舟藏广源闸上别港”。可见从元朝起,广源闸就是调节长河的关键。每逢北京东部的通惠河因天旱水浅难以通行粮船时,都会派专职官员赴广源闸畔的龙王庙祭祀水神,提闸放水。


到了明清时期,这里则是转换龙舟的地方。乾隆帝和慈禧太后都是乘骡车,率众出西直门,沿河西行,在广源闸旁的万寿寺行宫下榻,随后广源闸下闸阻拦水流,以调高广源闸以西的水面,此后便可转乘龙船走水路,以逆水拉纤的方式赴颐和园昆明湖。乾隆三十六年御制《过广源闸桥换舟遂入昆明湖沿缘即景杂咏》还描写过这种情景。



如今舳舻相望、人头攒动,可当年的慈禧水道是皇家专用,

清朝时严禁百姓在此河道上打渔、行船。


曾经广源闸上铺设木板当做木桥,往来人流都以此通过。1979年落架大修,改建成钢筋混凝土结构桥梁,并设栏杆。1998年北京市改造长河时,市政府修缮了广源闸,将南侧的桥墩拆除1/3,重新更换了水泥桥面,增设汉白玉栏杆,并在广源闸南侧增加一孔,河水变为从两孔流过。


时至今日,广源闸作为调节长河上下游水位的功能已经失去了。这一重要功能,是由坐落在紫竹院公园内的新建船闸承担。新建的船闸由分别置于东西两端的钢铁闸门和功率强大的抽水机构成,利用现代技术可以迅速地将闸内的水位作高低调节,保证过往船只顺利通过长河中段的水位落差区域。



当年慈禧水道 如今舳舻相望



长河在北京城的发展中起到过重要的作用,其中一个作用就是泛舟河间,赏皇家美景。清代《京城古迹考》记载:“桥在西直门外半里……水从玉泉来,三十里至桥下,夹岸垂柳,绀宇亭台,酒旗掩映”。


这样的美誉绝非诳语,当时两岸种植了大片的桃树、柳树,每到春夏之季,两岸柳绿桃红美不胜收。乾隆皇帝乘船经过时,曾赞道“柳荫深处是蓬莱”,留下“天坛看松,长河观柳”的佳话。时至今日,已经入秋的北京阳光也不再炽烈。长河河面水光潋滟,两岸树影婆娑,柳枝摇曳,轻拂水面,清风送爽,行舟其中惬意不言自明。



乾隆


从乾隆十六年至光绪三十四年慈禧去世,这200多年间,共有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6位皇帝及慈禧太后走过这条水路。慈禧一生曾32次去颐和园,在每年农历四月初八,慈禧在京城内度过浴佛节后,便乘船到颐和园避暑,都会踏上龙舟,沿长河西驶。所以后来人们干脆称这条水道为“慈禧水道”。


虽然那时西方技术已经进入中国,但光绪二十八年(1902)以前,龙舟还是用人工背纤。直到1902年才遣散了纤夫,改用火轮。据记载,“行舟时,由头船分出两条纤索,一系翔云,一系翔凤,火轮鼓于前,御舟拖于后,俗称‘凤引龙’,又称‘龙凤呈祥’。”翔云和翔凤是两条小火轮船。不过这种奇观也没有延续多久,光绪三十一年的浴佛节,慈禧乘舟赴园,顺道前往万寿寺上香。船行至广源闸倒船时,翔云轮机爆炸。轮船公所无奈,只好将翔云轮弃在一边,等慈禧上香完毕后,改用翔凤、捧日纤舟入昆明湖。“凤引龙”的奇观便从长河上销声匿迹了。



慈禧


如今舳舻相望、人头攒动,可当年的慈禧水道是皇家专用,清朝时严禁百姓在此河道上打渔、行船,慈禧画舫经过时,两岸共有八旗前锋营护军7800人,步军兵丁6230人沿河护卫。


河岸常常是寺庙道观的聚集地,什刹海附近自不必说,就是这长河两岸,当年也是大大小小分布着不少。坐落万寿寺边上的延庆寺街十九号,就是建于清乾隆三十一年的私庙—延庆寺。如今这里已是杂院,只有门口已经落败的山门还能看出庙的痕迹。



万寿寺边上的延庆寺是长河小有名气的民间庙会场所。


延庆寺虽然没有万寿寺的名气大,但在清代也是长河小有名气的民间庙会场所。庙原来面积二十二亩零八分,房屋六十一间,规模上就能看出当年香火很旺。皇帝从紫禁城到颐和园时,常会在此地下舟前往万寿寺上香。凡是帝后游昆明湖途中,延庆寺则是一般官员和服侍用膳和小憩之地。也有传说它是万寿寺的一部分,曾为万寿寺方丈及僧侣们的住所。万寿寺是皇家的,大门是皇上才能走。一般官员和服侍人员,或逢百姓庙会,都只能走延庆寺了。延庆寺还是长河沿岸民间庙会的热闹场所,每年的正月十七,期待已久的长河沿岸民间庙会汇聚于此,鞭炮锣鼓声响热闹至极。




北京皇家御河游船

游览时长:单程50分钟,往返2小时

票价:单程40元、往返80元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