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里屯前世今生(上):隐藏在三里屯的先锋故事

二十年前,三里屯没有多少时髦的人,二十年后,三里屯没几个不时髦的人。这次我们邀请陈粒,这个有着“奇妙能力”的女子,换上三里屯二十年前的装扮,在今日的三里屯来一场街拍,也一探三里屯二十年来的故事变迁。

那些经历过三里屯变迁的店和人

Jazz.ya

三里屯夜生活的朦胧开始


路过三里屯北街的一扇铁门,李波用一张纸条写上自己的姓名和传呼机号码,留下想要租下这里的信息。之后经过大半年的时间,1995年5月15日,Jazz.ya迎来了它的开业。这是三里屯的第一家酒吧,虽然它没有开在三里屯的主路上,但从那时开始,三里屯渐渐开启了夜生活时代。



20年前李波在Jazz.ya


论星座,Jazz.ya是个金牛座,在风起云涌的三里屯酒吧街,餐饮类的店来了又去,21年来,依然还在的也就只有Jazz.ya,还是那个老地方,只是这中间几经大小。1999年的时候,Jazz.ya的旁边有一个那里市场,后来市场拆了,对应着现在的那里花园,人们习惯把Jazz.ya现在所在的区域称为“老那里”。曾经有一段时期,来Jazz.ya的人们可以从酒吧一直排队到老那里的入口处,那时的北京还有着慢生活的理由和空间,人们喝着扎啤看夕阳西下,是来三里屯度过一天的理由,浪漫且美好。




选择开酒吧,并且第一家请来调酒师制作鸡尾酒,现在来看实在是创举。当然,在当时也是如此,不过李波选择鸡尾酒有更浪漫的理由。那时的三里屯,只有扎啤,他希望能够有给女孩子喝的酒,看着一个女孩拿着扎啤走在街上,总是感觉不对。李波最喜欢的一个角落是唱片角,位于现在进店后最左手边的墙。他喜欢在一堆黑胶唱片中打碟,尽管他不是一名专业的DJ,热爱音乐的朋友也常常笑话他的不专业,但是人群喧嚣中,音乐包围下,李波在那堆黑胶唱片里,度过了创业最初的那几年,用来往宾客、悲欢离合记录下了一段自己的青春岁月。




Jazz.ya开业后,获得了很多媒体的报道,德国的《民报》《朝日新闻》《Japan Daily》,以及当时的凤凰卫视,都谈论了北京这家不一样的酒吧。它带着中国刚开放的样子,以一种朦胧的姿态激发了更多的人来到三里屯,将三里屯的时间从白天带往黑夜,在不知不觉中,用一个缩影反射着北京这座城市的发展脉搏。



20年的时间,Jazz.ya从酒吧变得越来越像一家餐厅,菜品的种类也是21年前的5倍,并且还有其他4家散落在北京的不同角落。而在三里屯的这家老店,迎来的还是年轻的客人,门口那棵树在夏天的时候依然茂盛。当年来到Jazz.ya的人都是当时核心的艺术家、大使馆人员、留学生,李波感叹,自己在不停老去,而客人永远年轻。这或许就是一家店能够一直存在的原因。


丹缇小馆

开始年轻的美式生活




聊起三里屯开始的那几年,My Space是一个躲不开的地方,尽管它的出现只有短暂的两三年时间,而在它之后,这块土地上诞生了影响巨大的“为人民服务”。开创者之一Betty,回顾自己这些年来的历程,还会觉得自己就是适合经营一家小店,现在的丹缇小馆亦然如此。不过同时会想起当年的Jazz.ya、白房子,Betty也觉得那个时代他们真的是一群挺潮的人。



My Space 是1995年下半年开的,它比南面一点的Jazz.ya稍微晚了两三个月,但是依然不妨碍My Space用仿美式的风格吸引了一大波年轻人的到来。那时的一杯酒从30到35元不等,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这样的价格显得并不低。来到这里消费的也多是使馆工作人员、在外企上班的员工,来这里用来回味美国生活,或者是体验一种美式生活。


My Space之后,Betty离开了三里屯一段时间,在这期间,她管理了朝阳公园南门的The Big Easy,在这期间,她对于爵士音乐、美国餐饮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这里只做Live,餐饮都尽量保持新奥尔良的原味,成为当时很多爵士乐爱好者的常来之地,刘嘉玲、梁朝伟都是座上宾,但因为地铁修建的原因后来不得不拆掉。也是这样的契机,Betty再次回到了三里屯。


刚开业时的丹缇小馆


几年时间过去,2009年的三里屯已经逝去了当年的样子,太古里将整个区域带动了起来,酒吧街的氛围令人想要躲避。面对如此熟悉的三里屯,Betty最后找到了老那里,挨着现在的Jazzya。丹缇小馆之前是现在的卡门西班牙餐厅,因为合作人冯佳的外婆是波兰人,所有一开始丹缇小馆提供俄罗斯菜,但经过与市场磨合后最终丹缇小馆还是回归到美式,如同Betty最终适合的风格就是如此。


与当初开设My Space相比,丹缇小馆要面临的问题复杂得多。人群变得比之前更加复杂,周围商业竞争压力也更加巨大,在这样的环境中,参入了一些不良商贩,让人们的选择变得小心翼翼。街道拥挤的车辆,替代了当年坐在店外面喝咖啡晒太阳的人群,如果还有值得当年留恋的地方,便是当时的舒适度和那种“洋气”的感觉。




Betty对于爵士乐还是有着自己的情节在,她内心也期待着能够有一天再创建一个自由舒服的环境,让人们享受爵士乐,爱音乐的人可以上台自己来唱,现在丹缇小馆的绿色墙纸、深棕色的沙发都是对于美国风格的体现,而这些设计也是让Betty能够想起曾经的岁月。她说自己无法把餐厅做成一个大集团,她就是她自己,但也源自这种个性化的温柔,丹缇小馆也成了很多艺术家、歌手、摄影师的生活据点,这里永远散发着年轻气息。


为人民服务

将为人民服务进行到底


季哥开酒吧、开餐厅、以前混过摇滚圈。




季哥就是李季,人们爱叫他季哥,走在三里屯酒吧街上,没有人不认识他。他虽然五十多岁,依然如追风少年一般轻舞飞扬,北京的夜店没有他,精彩少了一半,北京的妹妹见着他,全都飞舞起来。季哥有一句人生感悟—我们老干葱混过的人生80后没混过,你们80后混过的人生我们老干葱正在混。


蹭楞一声,季哥在他45岁的生日上亮出一把利器,不是亮剑,而是亮琴,吉他就是摇滚的兵器。霍然一声碎裂,小季把吉他在烤鸭的炉台上给砸了,然后把破碎的六弦琴扔进烤鸭炉里焚之,著名的行为艺术随之诞生。




季哥最早是北京老摇滚“不倒翁”的成员,当时摇滚还属于地下现象的时候,他们就利用酒吧的形式鼓与呼,季哥他们也是北京第一拨把摇滚演出引入酒吧的先锋人士。之后,季哥就开始做他擅长的餐饮娱乐事业,先在三里屯南街开了“隐蔽的树”,第一次把世界上最好喝的啤酒—比利时啤酒引入中国人的口中。接下来,季哥又开了“为人民服务”泰国菜、“那么那么”越南菜、“愚公移山”台球吧、“云满堂”云南菜、“红辣喜”新派川菜、中日友好医院甲21号招待所云贵菜、“为人民服务”来广营店、三里屯同里CIRO'S POMODORO意大利西红柿餐厅。季哥说他是—小车不倒只管推,生意年年都不亏。



这个橱窗一直保持了十多年不变


要说,为什么开一家泰国菜要叫做为人民服务,人们抓破了脑袋想弄清楚背后的故事,但是季哥其实并没有赋予店名深意。“叫任何名字都可以”季哥说。当时的三里屯缺乏各国菜肴,无论叫什么名字,人们都会对这里产生好奇。而一家小店,在当时季哥就用简单的白色作为餐厅底色,配上简单的桌椅和餐具,一股“小清新”的感觉就出来的,而这种风格起码得10年之后,才在大范围内流行开来。


至于为什么做了泰国菜,季哥也是非常实在。做餐厅,好吃才是王道。在外国菜中,泰国菜相对与中餐更相似,更容易得到人们的认可,当然,最重要的是季哥对自己能够做好这家餐厅有着信心。这股劲儿像极了《海贼王》里的路飞,勇往直前的精神是季哥丢不掉的。




季哥的日常一般是,午夜十二点的夜店,季哥劲装墨镜而入,伴着骇曲的节奏打着节拍,立马全场沸腾,那些在两厢卡座上已经迷糊的人们纷纷跃入骇池,在季哥响亮的口哨声中,跃出本质,一骇倒底!


王朔说得对—跃出本质谓之骇!只有在小季这样四季笙歌的夜店强豪带领下,你才能从本质中超然跃出,这才发现,你原来的本质有多不靠谱,必须把你以前的岁月给碎了。文/大仙


红凤凰服装工作室

我只是存在于这条街上




沿着三里屯北路向北,到快要接近东直门外大街的西侧,有一家用传统黄色琉璃瓦装饰屋顶,挂着几个红色灯笼的店面,屋檐上黄底红字写着“红凤凰服装工作室”几个大字。在世界各大设计师品牌聚集的三里屯北区几步之遥之地,红凤凰呈现的却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风格,流露着过往的气息。


但正是这里,红凤凰的创始人顾林为众多国家政要及外交使节夫人与家人、演艺界明星、社会名流等设计定制服装,陈宝国、李少红、那英、蒋雯丽、章子怡、刘嘉玲、杨丽萍等不计其数的明星都是这里的常客。从创立至今,一直如此。



1996年,靠着从妈妈手里借来的6万元,怀着对自由的设计空间最强烈的向往,顾林开始自立门户,在北京最早的酒吧街三里屯开设了自己的服装小店。在这之前,顾林也尝试着在一些公司里面工作,但她个人特立独行的着衣风格在那个还比较保守的年代显得格格不入。于是,当有机会出来自己做的时候,她毫无犹豫地在三里屯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


红凤凰服装工作室老板 顾林


顾林是一个头脑清醒、思路清晰的人,她从未后悔过自己所做的决定,每一步都是按照她自己的意愿在走。红凤凰也是如此,从工作室成立到现在,除了从一间房扩展到三间,其他的都没有变化。红凤凰的设计完全是她个  人化的东西,从不做批量生产,她以一个匠人姿态面对自己的工作。每天都需要不停地努力,通过衣服来表达自己的内心。


这个店就是她自己,尽管有很多人来找她,想要通过她的设计把红凤凰做成品牌,但顾林很清楚,那些方法在她这里是行不通了,也是因为她,这个店注定与众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思想,人越多越难统一,她的事情只能自己来做。在现在的红凤凰也是如此,跟着她做衣服的都是跟着她十多年的老伙计,年轻人在这里更多是做与电脑相关的工作。



顾林在创作中


“我很少看到外面,我只看我自己。”她是这样说,但即使如此,顾林还是感受到20年来三里屯上细微的变化。原来的人更淳朴,更喜欢文艺范儿的东西,现在的人们各种各样的都有,没有办法评价。最开始会来她店里定制的更多是外国人,而在近10年的时间,她很少看到外国人。以前使馆若是来了新的人员,他们会关注这里的生活,想了解这里的人和事,但现在外国人来了就去酒吧,去餐厅,他们忽略了这条街的文化。




时代在改变,难能可贵的是有人依然保持住了自我。红凤凰不仅保持了它外在的样子,顾林更是对于自由表达思想的执著。双耳不闻窗外事的她,反而是三里屯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


策划/本刊编辑部 文/富饶 欣峰  

图/马进 吕海强 封杰西


本期封面  

摄影 王龙伟1986studio

造型 杉杉 化妆 陈瑞奇(东田造型)

连衣裙:vintage from MegaMegavintage

耳环:LILIFAN莉莉梵  皮草:BloodyChic

墨镜腰带鞋:造型师私物


下期预告

《三里屯前世今生(下):城市中心

最时髦社区崛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