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张老照片,讲述老北京和它的新年

我们找到了一些有百年历史的老照片,可以一起来看看旧时北京的模样,以及它的新年。并祝大家,活在这座城,继续爱着这座城。


我们有多爱这座城,就有多怀念它曾经的样子。不信你看,只要一下雪,“北京就变成了北平”这句话马上就会流行起来。


其实,不管这座城市叫北京还是北平,无论是街市风物还是表情举止,我们都觉得很多往事就在昨天,我们怕它会转瞬即逝、无迹可寻,所以一再回顾、念念不忘。


我们找到了一些有百年历史的老照片,可以一起来看看旧时北京的模样,以及它的新年。并祝大家,活在这座城,继续爱着这座城。部分图文/Janna


老北京记忆篇


1870年,正阳桥五牌楼【英,约翰·汤姆森/摄】


画面中是北京的中轴路,北直至正阳门箭楼、紫禁三大殿,南至天坛、永定门,这是每年皇帝祭天必经之道。照片中的五牌楼是北京城规格最高的牌楼,五间六柱五楼式,它是皇家与民间一道分界线,一边高高在上,一边水深火热。


1870年,前门大街【英,约翰·汤姆森/摄】


这条贯穿五牌楼大街的,就是前门大街,那些我们所熟知的小说、故事桥段,很多都在这里发生。



↑ 这里有踩着三寸金莲,出门买水果的老太太



↑ 也有坐在路边剃头的大爷



↑ 刚进城的生意人赶早儿,在路边摊吃顿早饭再进城。



↑ 这时候出行还靠骡马,路边还有专门钉马掌的生意。



↑ 再晚些年,黄包车就成了主要的交通工具。



城里面,不知哪一年的颐和园万寿山上的大报恩延寿寺,看上去已经荒废了,但仍足见其壮观。它本是乾隆为其母六十大寿而建,1860年遭遇英法联军抢劫并火焚。1888年重建后,慈禧将其作为自己起居朝仪的行宫,意图“万寿永固”,未料十年后庚子之变,又遭同样的弃城而逃之厄。



好在国子监内还能看到牌坊。这是北京唯一为教育而设的牌坊,拍摄时已甚是冷清,因为传统科举教育已不是青年才俊的唯一仕途,不少人去了设立十年余的京师同文馆“师夷长技以制夷”,二十七年后,京师大学堂开办,又七年,1300年的开科取士画上句号。



图中的琉璃塔,是香山静宜园上的标志建筑,和今天见到的无甚差别。1780年,它因乾隆帝迎接六世班禅而建,在塔八十大寿那年,塔底的八面伞亭遭英法联军焚毁,所幸因琉璃不好攀爬,塔身躲过浩劫。



比起城外,城里官宦人家的生活依旧丰盛。一位小贩上门推销发饰,他的主顾一定是旗人官僚家庭:三级台阶说明主人官阶相当于五品;而清代汉族富家女讲究缠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会迈着天足来见授受不亲的异性小贩;但最重要的证据,还是三位女性的发型和发饰,满人妇女的发髻和发饰都有严格讲究,图中三位的发饰还算是简单的,按满俗:年纪越大、越要满头花枝招展。



↑ 提笼架鸟、骑马训鹰的日子,依旧是没落贵族们的生活日常。


老北京新年篇


老北京的年,有太多讲究,所以也留下太多记忆。就像歌谣里唱的:“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等三十晚上熬一宿之后,就接着初一的饺子初二的面,初三的合子往家转。每一天带有仪式感的年下日常生活,搁今天少一样都觉得年味不够。


二十三,糖瓜粘



腊月二十三,小年。家家户户都要在灶君神像前供上关东糖、清水和秣草,送灶君爷“上天”回报这一年家长里短的生活,大家都用糖瓜黏住了灶王爷的嘴,好让他不能说坏话。


二十四,扫房日



因“尘”与陈旧的“陈”是谐音,大年二十四,扫去家中的尘土,意味着把“晦气”都统统扫出门了,就连街上都环卫工人都要出街打扫。

 

二十五,炸豆腐



腊月二十五,最重要的习俗有两项:一是“糊窗户”,二是“做豆腐”。现在这两样事儿都不用做了,但是贴个窗花、贴个福字、挂副对联,还应该是必不可少的程序。



↑ 不仅是对联窗花,就连正月十五要点的灯笼,商家也都早早的挂在了门前。



买不起灯笼的穷人家也有。不过穷有穷开心的法子,“吹起一串猪尿泡,给我孩儿挂杆头”,这也是年。老北京话管吹牛又叫“吹泡儿”,典故就打这儿来的。

 

二十六,去割肉



即便是对于贫穷人家来说,即使一年吃不上肉,过年还是必须去集市上“割肉”的。吃上这一口炖大肉,就知道这年关将近了。以前“割肉”,前门地区常见回族屠户。清初实行民族分治,内城供八旗居住,汉族回族等一律迁至外城,故有“东富西贵南贱”的格局。当时回民多从事清真饮食业,故有“回回手中两把刀,一把羊肉,一把切糕”之说。流传至今的月盛斋,其创始家族马家就是清代在前门月亮湾屠宰卖肉起家,后成了慈禧的牛羊肉特供商而发家致富。


二十七,宰年鸡



春节近了,因“鸡”同“吉”,二十七就要“宰鸡”了。不过杀好的鸡,要一直放到除夕才能吃。除夕前,全家一起动手准备年夜饭,那才叫热闹。


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八这天,该准备面食了。因为初一到初五期间不能动火蒸馒头,所以二十七发面,过年前蒸馒头储备好主食。


二十九,蒸馒头



这一天要把已经发好的白面蒸成馒头,谁家的馒头蒸得大、蒸得好,代表着在新的一年里谁家就会蒸蒸日上,讨个好彩头。

 

三十晚上闹一宿


(图为过年期间北京街头买炮的人)

 

终于到了春节的高潮,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要在一起吃从年前就开始准备的年夜饭。大街小巷上不时传来“送财神”的声音。除夕之夜惯例要“守岁”,一家人围炉而坐,小孩子们则在街上放鞭炮。到了子夜时分,一家人要坐在一起吃“更岁”饺子,象征着新的一年开始了。



↑ 在一代又一代北京人的记忆中,大白菜仍是过年期间的主菜



↑ 1962年春节京郊一家六口包饺子

 

年初一,去拜年


初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开始拜年。老北京人对拜年非常重视,食盒里面放着各式干果,称为“吉利果”。不论来多少拨儿人,食盒里面一定要满,以表示对客人的尊重和祝福。


图中小孩在给父母拜年



↑ 平辈“贺年”,只需拱手一揖

 

年初二,拜财神借元宝


初二这一天,是老北京人拜财神的日子。早上天没有亮的时候就要起床,煮馄饨吃,因为馄饨长得象元宝。一大早,京城的百姓无论穷富,都会赶往广安门外的五显财神庙到庙里面借“元宝”,以求新的一年万事顺利。



年初三,赤狗日


大年初三又称赤狗日,与“赤口”同音,传说这天容易与人发生口角争执,所以通常不会外出拜年。



↑ 不外出,人们都在家里升炉取暖

 

年初四,逛庙会



↑ 民国时期“羊年”庙会上卖纸糊“羊灯”



↑ 1963年春节庙会上的娃娃舞



↑ 地坛庙会



↑ 新年赶庙会



↑ 庙会摊上的小吃



↑ 庙会上卖糖葫芦的人



↑ 庙会上买东西



↑ 庙会上卖烟花的



↑ 庙会上表演杂技的小孩

 

年初五,赶五穷


正月初五俗称破五,要“赶五穷”,包括“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人们黎明即起,放鞭炮,打扫卫生。早些年,只有这天妇女被允许上街。



↑ 初五放鞭炮的小孩



↑ 赶初五出门的旧时妇女

 

年初六,送穷鬼


年初六,商店酒楼正式开张营业。传说这一天最受欢迎的是当年满12岁的男孩,因为12是6的二倍,叫六六大顺。这一天,每家每户要把节日积存的垃圾扔出去,这叫送穷鬼。初六一过,代表这年也结束了。


以上部分图文资料来自于

TimeOut资料素材库及网络图片


Submit your details and vote for our cover
Your name*
Your email*

订阅 Time Out Beijing newsletter

评论